澳大利亚的投资与商业机会到底有多大?

澳大利亚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有吸引力的经商地之一。它繁荣的经济、受过最良好教育和最具文化多样性的劳动力群体和易于驾驭的商业环境为海外投资者和公司提供了许多机遇。

澳大利亚的人口很少,仅占全球人口总数的0.3%。显然,这一人口规模与其在世界上的显著经济地位并不相符。作为全球第12大经济体,澳大利亚的 GDP 占全球GDP 总量的1.9%左右,估计为1.2万亿美元(2015年),相当于10年前的两倍。事实上,澳大利亚的经济在长达25年的时间里一直保持了不间断的增长,是所有发达经济体中唯一做到了这点的国家。甚至在2009-2010年世界经济下行期间,其经济也保持了繁荣发展,也正因如此,得以与中国和印度等高增长经济体相媲美。

而且,澳大利亚已为其持续成功作好了准备。根据预测,澳大利亚经济有望在未来5年实现发达经济体的最快增长,预计2017-2021年间的平均增长率将达到2.9%。它也是世界上政府债务最低的国家之一,其经济在标准普尔、穆迪和惠誉的国际投资评级中处于高位,达到AAA级,进一步证明了其良好的经济状况。

此外,在天然气、教育、卫生和旅游等主要增长领域,澳大利亚的生产率水平要比其全球竞争对手高出20%,而在农业、石油和采矿领域,更是高出40%,非常引人注目。这一成功得益于丰富的多元文化人才,世界上最高的中学教育入学率,以及超过40%的劳动人口持有大专以上学历。除了强有力的社会经济发展,澳大利亚的劳动力也是世界上技能最高、最多元化和最值得聘用的群体。不难看出,澳大利亚是境外投资的理想目的地。

近年来,澳大利亚分别与其三大贸易伙伴——中国、日本和韩国——签署了历史性的贸易协议,从而为投资者带来了更多利好。这些新协议是在澳大利亚与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和东南亚国家联盟之间已经存在贸易协议和经济合作伙伴关系的基础上签订的。因此,澳大利亚致力于改善贸易联系的努力已拓展至全球范围。目前,澳大利亚正与印度尼西亚和印度进行谈判,已与美国、新西兰和智利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且正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谈判中扮演着积极角色。这些协议不仅有助于消除诸如关税之类的贸易壁垒,简化处理系统,而且也会为前往澳大利亚经商的外国公民带来更加宽松的签证制度和移民规则。

澳大利亚支持贸易自由化,且深度参与了区域和全球贸易。目前,澳大利亚约有45,000个企业在向全球出口商品和服务。该国在世界贸易组织、G20和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中都扮演了积极角色:澳大利亚72.8%的贸易都是与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成员国进行的。2015年,澳大利亚的双向贸易总额达6,700亿澳元,5年期平均增长率达5.5%。

澳大利亚还为投资者提供了世界级的创新和基础设施,以及安全的低风险环境——它强大的知识产权法律框架能够确保知识产权保护的实施。此外,澳元相对于美元的走弱也使澳大利亚的出口商品在外国购买者面前更具吸引力。

诚然,大多数人都认为澳大利亚的优势在于资源领域,特别是以出口铁矿石和煤炭为主的采矿业是澳大利亚贸易关系的核心。但是,随着澳大利亚的服务型经济正在告别对资源的传统依赖,其它非传统出口和投资领域也在迅速发展。

澳大利亚主要行业的投资优势

农业

澳大利亚的农业部门供养了全球6,000多万人口,是该国的主要增长领域之一。澳大利亚以拥有世界上最优质、最安全的食品品牌著称。2015年,澳大利亚的牛肉出口额达93亿澳元,较2014年增长了近20%。因此,牛肉出口已成为澳大利亚经济第七大出口产品。需要指出的是,牛肉出口在过去5年的年均增长率为16.9%。小麦出口额在2015年度超过58亿澳元,其它肉类(如羔羊肉和猪肉)的出口额则超过了37亿澳元。而且,全球消费者对有机农产品和原生态丛林食品(如澳大利亚本地蜂蜜)不断增长的需求还为某些利基行业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机会。

亚洲中产阶级的增长导致了他们对高品质食品需求的不断增加,而这意味着,澳大利亚60%以上的农产品出口至亚洲。澳大利亚规模最大的出口市场分别为中国(占22%)、日本(占9.4%)、印度尼西亚(占7.3%)、韩国(占5.8%)、马来西亚(占3%)和新加坡(占2.8%)。所有这些市场每年仍在不断增长,为投资者提供了巨大的投资机遇。

投资澳大利亚农业有许多优势。依靠长期、可靠的澳大利亚供应商为北半球提供反季节农产品只是其中之一。由于其多元文化和各种民族口味,澳大利亚成为优秀的食品试销市场,而其从热带到温带的多样化气候又意味着,它能够提供一系列农产品生产体系。但是,澳大利亚农业的最大竞争优势也许来自于它出色的农业和食品技术研发能力,以及旨在保证其健康和安全食品声誉的严格监管框架。澳大利亚的农业产业欢迎通过国际合作和技术知识的转让等方式进行海外投资。它为食品和纤维生产及加工业的发展提供了特别广阔的前景。

采矿业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包括铁矿石、煤炭和天然气在内的四大自然资源出口国之一,同时也是全球主要的黄金生产国,因而成为全球采矿业的超级大国之一。该国的资源和能源部门采用先进的技术和设备开采其丰富而多样的矿产资源和能源。与农业部门一样,亚洲不断壮大的中产阶层对能源和燃料的需求正不断增加,因此,澳大利亚在资源和能源领域的优势地位有望继续增强。澳大利亚不仅可以为投资者提供资源和全球供应链,还可以为其提供勘探开发、运行维护和不断增长的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资源等领域的投资机会。

澳大利亚的能源资源——包括可再生能源和不可再生能源——分布广泛,遍布全国。这些能源资源包括黑煤和褐煤等化石燃料资源及常规和非常规油气资源。澳大利亚还拥有全球储量最大的铀矿资源。它的可再生能源资源涵盖风能、太阳能、水能、生物能、地热能、波能和潮汐能等,而塔斯马尼亚一个州就生产了澳大利亚全国86%的可再生能源。据澳大利亚资源与能源经济局统计,除石油外,该国的资源有望继续开采几十年,即便在产量提高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新资源的发现和现有资源的勘探还表明,澳大利亚全国范围内仍有大量资源储量尚待发现。鉴于此,澳大利亚拥有众多开发准备已经就绪的项目,包括180个公开招标且可行的重大项目。据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统计,截至2015年10月,这些项目共涉及53个处于公开投资招标阶段的铁矿石、煤炭、液化石油气和天然气重大项目,投资总额达73亿澳元。同时,还有127个处于可研阶段的项目,投资总额达1,820亿澳元。这些都为国际公司提供了一系列范围广泛的合作机会和新的投资机会。

旅游

旅游是澳大利亚另一主要出口行业。澳大利亚能为游客提供很多优质的旅游体验,尤其是包括大堡礁在内的19个世界遗产地。这些旅游资源——再加上澳大利亚轻松、安全的环境、独特的动植物群(比如考拉和袋鼠)及包括原始沙滩、热带雨林和红色荒漠在内的各色自然景观——共同构成了澳大利亚吸引游客的主要力量。2016年,多达720万国际游客前往澳大利亚旅游,较2015年增长了10%,创下历史新高。由于澳元贬值,国际游客在澳开支增长了14%,达到381亿澳元,创下新的记录。加上国内旅游业,澳大利亚的旅游业

2014年实现了945亿澳元的产值,其游客人均支出排在全球第二位,而其旅游收入也排在全球第12位。2014-2015年度,澳大利亚旅游业直接雇佣了超过580,000人以上,为澳大利亚的 GDP 贡献了3%的份额。展望未来,中国有望成为澳大利亚游客人数增加最多的地区:未来5年内,来自中国的游客数预计将以每年9.1%的速度增长。同期,来自印度的游客则有望以每年7.4%的速度增长。总体上,亚洲游客数在未来5年内的增长率预计为5.9%,而澳大利亚旅游业的目标是到2020年使游客的过夜游支出总额大幅增加,达到1,150亿澳元至1,400亿澳元之间。

业界普遍认为,如果这些增长目标要完全实现,外国投资将非常重要。实际上,许多海外投资者已经积极介入这个行业。澳大利亚的酒店业已经吸引了大量外国投资,其2014年度的国际资本流量达到了20亿澳元。目前,澳大利亚酒店客房的需求增长强劲,已经超过了供应量,且预计在2020年之前将继续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整个旅游行业预计都将保持其增长趋势,而2015-2016年的增长率将为3.5%。

国际投资者已经投资了澳大利亚的许多重大项目。根据国际房地产公司 Colliers 的研究,这些投资者包括韩国的 Mirae Asset Global Investments——该公司购买了悉尼的四季酒店(Four Seasons Hotel),创下了澳大利亚单一酒店资产的最高购价。来自中东的投资者也看到了澳大利亚市场的潜力——阿联酋阿布扎比投资局近期以创纪录的8亿澳元收购了澳大利亚最大的酒店业主Tourism Asset Holdings。

教育

教育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服务出口行业,也是第三大出口行业。2015年,在澳大利亚学习和生活的国际学生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了188亿澳元,较2014年增长了10.4%。2015年,国际教育活动的出口收入达194亿澳元。澳大利亚是全球第四大国际教育提供国,其招收的国际学生占全球国际学生总数的7%以上。教育部门为澳大利亚与亚洲各地区之间的国际合作和研究协作提供了大量机遇。澳大利亚以先进的教育制度闻名于世;它拥有20所名列全球大学200强的大学,还拥有一些代表全球最高水平的优质科研出版物。目前,澳大利亚已经与亚洲地区的离岸大学校区、职业教育和培训服务提供商、澳大利亚学校课程相关服务提供商和英语相关课程提供商建立了若干合作伙伴关系,澳大利亚的教育行业正在寻求进一步发展。

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合作关系证明,有关澳大利亚教育机构的国际协作和投资机遇是多么地卓有成效。目前,澳大利亚已拥有115个经中国教育部批准的学士学位及以上层次的联合项目。许多澳大利亚教学机构已经步入国际市场。斯威本科技大学已经在马来西亚开设校区,莫纳什大学已经在苏州、马来西亚和印度开设校区,而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也在越南开设了两个校区。在跨国和在线课程方面,澳大利亚与其它各国之间的联系正在日益加强。印度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队伍,以及印度政府到2020年使录取率增加30%的目标,使得这一群体对本科教育,尤其是澳大利亚课程有强劲的需求。由于各国政府致力于发展本国人口的技能,因此这些机遇在整个亚洲地区都有望继续增加。当前和未来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将进一步消除监管障碍,从而使澳大利亚教育机构达成合作关系的难度进一步降低。

世界一流的投资目的地

2015年,澳大利亚已经连续四年蝉联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世界投资报告》发布的外国直接投资全球十佳目的地。2015年,强劲的经济增长、理想的战略地位、良好的创新声誉和遍布全球的投资贸易关系使澳大利亚吸引了高达7,355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而2004年,其外国直接投资只有2,910亿美元,因而实现了巨大增长。据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统计,2014年,东盟国家为澳大利亚经济注入了330亿澳元资金,新加坡贡献了320亿澳元,而日本(100亿澳元)和中国(90亿澳元)也分别提供了大量外国直接投资。大量外国公司——超过18,000家——在澳大利亚注册这一事实也体现了澳大利亚的投资魅力。《金融时报》全球500强前20名公司中有18家已在澳大利亚开展业务,而《财富》全球100强前10名公司中也有8家已在澳大利亚开展业务。据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发布的《澳大利亚基准报告(2016)》估计,在雇员超过200人的澳大利亚企业中,外国所有权占50%以上的至少有四分之一。2015年,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公司的股份总额超过了3万亿澳元。这些公司大部分都与澳大利亚本国公司建立了有力联系、达成了合作伙伴关系并开展了合作研发活动,从而使许多澳大利亚公司成为区域和全球供应链上的重要一环。

澳大利亚的投资基金资产池是其当前和未来投资增长潜力及其全球影响的一个有力说明。据美国投资公司协会统计,澳大利亚拥有全球排名第七位的管理基金规模——2016年超过了1.6万亿美元,是亚洲最大的管理基金资产池。鉴于其基金行业的成熟度,澳大利亚作为区域基金管理中心仍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基础设施建设

最近几十年,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和国内外贸易的不断增加,澳大利亚的基础设施投资出现了显著增长,已成为该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并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联邦和州/领地政府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大量投资和支出发挥了关键作用,使澳大利亚在2009年后全球经济下行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了经济增长。澳大利亚的基础设施投资特别注重港口、铁路、管道和能源相关设施的开发建设。在2016-2017年度预算中,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将在全国范围内投入500亿澳元资金,支持在建的100个项目和80个计划中项目。尽管如此,人们仍然呼吁更多的基础设施投资,因为据预测,澳大利亚的人口在未来40年内将翻番。这为正考虑投资于澳大利亚基础设施领域的亚洲公司提供了诸多机遇。外国投资者的一个重大机遇是,澳大利亚正致力于开发更多农村地区,包括北部地区。为此,澳大利亚政府宣布了一个价值50亿澳元的“北澳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信贷工具”,用于为在西澳州、昆士兰州和北领地等。

澳大利亚北部地区从事诸如港口、铁路、管道和发电设施等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州/领地政府和私营部门提供优惠贷款。该信贷工具于2016年5月3日由议会通过,有望为“北澳地区菜牛运输道路建设基金”的发展提供协助,后者是一个以运输昆士兰州北部地区的菜牛(澳大利亚主要农产品出口项目之一)为目的的项目。此外,隧道和铁路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无论是各州范围内的,还是全国范围内的——则是澳大利亚政府的另一工作重点,当然也是对外国投资者有吸引力的投资领域之一。由于澳大利亚老牌的交钥匙工程企业为数不多,因此在未来全国性的大规模项目中,外国交钥匙工程企业将迎来大量持续机遇。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IPA)和 Perpetual Australia 基金管理公司联合发布的《澳大利亚基础设施投资报告(2016)》强调,正考虑投资于澳大利亚基础设施的投资者有着多样化的投资选择:

• 70%的投资者正考虑投资于道路建设

• 65%的投资者正考虑投资于桥梁建设

• 60%的投资者正考虑投资于水务基础设施

• 55%的投资者正考虑投资于能源传输

• 55%的投资者正考虑投资于社会性基础设施

世界一流的创新

在澳大利亚注册的国际公司有18,000家,其中包括波音公司、IBM 公司和中国宝钢集团。在这些公司中,许多都在产品开发领域进行了投资,因为它们可充分利用澳大利亚国内出色的创新机制,包括价值超过1,000亿澳元的信息通信技术产业。澳大利亚领先的数码创意产业也使该国成为电影行业的流行选择——包括华纳兄弟、福克斯工作室和卢卡斯电影公司在内的许多公司都已利用澳大利亚的数码资源和技术制作了电影,如《快乐的大脚》、《黑客帝国》三部曲和《星球大战》等。此外,澳大利亚还是各种生物技术公司、全球研发实验室、内容开发公司和技术协助中心的所在地,而澳大利亚政府仍在鼓励新技术中心的建设。这类建设的重点是维护澳大利亚作为全球创新和研发领导者的地位,而澳大利亚政府2015年宣布的“医学研究未来基金”等项目则体现了澳大利亚在这一方面所作的努力。拥有200亿澳元资金的“医学研究未来基金”目前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同类基金,它将显著加强澳大利亚作为全球医学研究领导者的地位。

训练有素的劳动力

在澳大利亚经商的最大优势之一,也许是它拥有世界上最训练有素的一支劳动大军。澳大利亚拥有1,200万劳动人口,其中59%受雇于服务部门。几乎40%的劳动者拥有大专以上学历或高级文凭。在教育和培训部门,这一比例更是高达73%,在专业和科技服务部门,这一比例略低于70%,而在金融和保险服务及卫生保健和社会救助部门,这一比例也接近60%。2014-2015年度,澳大利亚的劳动生产率增幅为1.1%,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评为全球范围内相对于劳动人口人均 GDP 而言劳动生产率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澳大利亚的人才不仅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拥有多元文化和多语言特征,这对于在全球最多元化地区之一的亚太地区经商来说至关重要。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出生于海外,约210万人会在国内讲亚洲语言,而其中汉语最为普遍。此外,共有130万澳大利亚人会在国内使用英语之外的欧洲语言。这种智慧与多样性的融合意味着澳大利亚员工能够提供的绝不仅仅是学历和知识。他们也具备很强的适应能力。可以说,无论是在澳大利亚国内,还是海外,澳大利亚员工是为外国企业服务的理想人选。

海外企业投资澳大利亚的案例分析

三菱(澳大利亚)

Baden Firth,战略负责人

“从杏仁到焦煤,再到几乎任何东西,日本三菱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投资范畴是相当广泛的”——三菱(澳大利亚)公司战略负责人Baden Firth如是说。

Firth 说,“遥远的”澳大利亚是三菱公司最大的海外投资目的地。它经营的业务无所不包,从粮食采购到澳大利亚牲畜饲料的生产,再到全球范围内液化天然气和冻鱼的出口,不一而足,但这些业务主要是通过一系列子公司和合作伙伴关系完成的。

最近,与澳大利亚基础设施大擘 CIMIC 公司合作,三菱公司成功竞得了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 Capital Metro 轻轨建设项目,创造了两个第一。首先,这个为期20年的项目是三菱公司第一个全球性公私合作铁路项目,其次,该项目是三菱公司在澳大利亚实施的第一个铁路项目。但是,这个项目的竞标过程和与合作伙伴建立关系的过程都大费周章。

“对我们而言,选择正确的当地合作伙伴是所有工作的中心内容。从开始探讨与 CIMIC 合作,到潜在项目的评估,再到成功竞标,整个过程历时数年,”Firth 说。

“提前播种非常重要。无论是项目竞标,还是投资机会,如果在澳大利亚市场采取积极姿态,您将快步向前。在竞争过程开始前就要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

Firth 说,对三菱而言,澳大利亚代表着一种长期增长前景,而安全、开放和自由的经济又使它成了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尽管监管框架高度可预测并且稳定,但它同时又极其有活力,因此我们要对情况非常了解。这里没有妥协的余地;您必须遵守规则,并保证符合所有要求,因此某些项目的竞标成本通常都相当高。寻求合理建议——无论是法律的、财务的,还是劳资关系方面的——至关重要。”

Firth 认为,希望前往澳大利亚投资或经营的亚洲商人可能会惊奇地发现,澳大利亚的商业文化和他们自己的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在日本工作和生活了15年后,Firth 于2007年回到了澳大利亚。他说,正直、公平和关系建立都是两国商业文化的根本。

“我经常建议日本同事,如果以对待日本客户或合作伙伴的方式去处理澳大利亚的商业关系,他们就会发现,原来一切都会很顺利,”他说。比方说,美国人也许很早就会在商业会议中谈到细节问题,但是,他说,澳大利亚人采用的是更具亚洲风格的方式,即先花时间相互了解,以便建立理解。

“我认为,澳大利亚商人普遍对亚洲也越来越了解了,”Firth说,“很多澳大利亚商人都曾经在亚洲生活和工作过,或拥有在该地区经商的丰富经验。因此,在面对亚洲的商业文化时,他们有着非常深刻的文化理解。”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