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投资入籍项目助推地区酒店和地产业发展

加勒比5国投资入籍项目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全球投资移民项目群体,加勒比的投资入籍项目允许投资人通过购买政府批准的酒店和房地产来获取移民身份,以刺激国家旅游和度假业的发展。毕竟高端旅游业是大部分加勒比国家的经济支柱。

​很多新兴市场的投资者,比如来自南非、越南、尼日利亚、中东和俄罗斯的投资者,正在积极寻求第二公民身份,因为如果您来自这些国家,获取签证将会变得越发困难。

神秘湾住宅项目(The Residences at Secret Bay)的缔造者、GEMS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CEO格雷戈尔·纳西夫谈到,此次疫情确实带来了更多投资人对于多米尼克的兴趣,但同时也令投资入籍计划的审理进度有所放缓。

加勒比投资入籍

加勒比投资入籍

“新冠疫情凸显了可移动性的重要,从而提高了人们对投资入籍计划的需求,以便他们可以快速移居到相对安全和/或医疗条件更完善的地方,”他说。“同时,因为封锁期间很多政府机构无法办公,很难获得需要这些机构出具的文件(出生或结婚证明、无犯罪证明等),这让投资入籍计划申请者的审核过程有所放缓”。

“我坚信,这好比是一根火柴扔到火上,”他指的是当前紧张的政治局势和广泛蔓延的新冠疫情。“社会动荡不安,而人们却被强制隔离在家。对于投资入籍的需求将会指数性地增长。这是一种应对社会和政治动荡的防范手段。”

安提瓜和巴布达旅游局美国部董事迪恩·芬顿告诉加勒比投资期刊,本次疫情同样也为安提瓜和巴布达的投资入籍计划带来了困难。
“正如预料中地,一场蔓延全球的疫情已经影响到其他所有行业的运营,它自然也会影响到投资入籍计划,”芬顿说。“收到的申请数量出现再调整,很大程度上因为代理方和移民投资顾问无法顺利收集到申请所需的必要文件。”

他着重指出,文件公证的拖延是无法及时获得安提瓜和巴布达投资公民身份的主要障碍之一。
“政府机关,以及私人机构的业务都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影响,”芬顿说,“所以获取官方文件并公证需要花费更多时间。”
不过,芬顿又说希望即将到来。
“通过我们自己改进的电子营销系统,我们已经注意到人们对这一投资入籍计划的兴趣变得更加浓厚,”他说。“由此看来,我们可以预料到,从第三季度中期一直到本年度末,我们会看到申请数量明显递增。”

芬顿还告诉加勒比投资期刊(CJI),投资者通常希望对规定投资入籍计划的法律有明确理解。
“投资者还会确保熟悉他们所投资的开发项目的申请流程以及其面对的潜在客户群,”他说。“同时投资者对于当地人对市场和增长潜力的观点也颇有兴趣。他们还普遍想了解政府对这一行业的战略愿景。”

“从投资入籍计划整体角度来看,多米尼克提供的产品非常具有竞争力,” 纳西夫指出,多米尼克公民可免签旅行至130多个国家,包括新加坡和俄罗斯、欧洲申根国、英国及香港。
纳西夫还告诉加勒比投资期刊(CJI),投资入籍计划向潜在的多米尼克酒店投资者提供的其它好处还包括一个理想的纳税体系,无财富税、赠与税、遗产税、海外收入税或资本利得税。稳定的政治气候,允许双重公民身份,以及授予公民身份之前和之后均没有在多米尼克居住的要求。当然,整个申请流程都是严格保密的。
他还向加勒比投资期刊(CJI)提到,“随着落成和施工中新酒店的增加”投资入籍计划“已经对当地工程建设带来极大促进作用”。

格林纳达、多米尼克和圣基茨的投资入籍计划的共同优势之一,阿萨瑞亚说,是投资者可在相应国家法律规定的最低持有期结束后,将其投资转售予另一位希望投资入籍该国的投资者。新投资者通过购买该投资申请入籍,原有投资者得以终身保留其公民身份。

加勒比投资入籍

加勒比投资入籍

阿萨瑞亚说,以上三个岛国还非常具有成本效益。具体而言,格林纳达、多米尼克和圣基茨的投资金额为22万美元,相较之下,塞浦路斯约为250万美元。格林纳达公民还享有中国免签优势。而它最独树一帜的优势是“是令其公民有机会通过E-2签证计划移民美国。”

阿萨瑞亚还提到,格林纳达和圣基茨的捐赠入籍最低金额为15万美元。多米尼克单人捐赠入籍为10万美元。而一家四口捐赠入籍在这三个国家均需至少20万美元,一对夫妇需要的捐赠金额则“介于两者之间”。

纳西夫将话题延申,“如此,一位考虑通过地产投资申请入籍的投资者会有比捐赠金额更高的投入。因此,要寻求谨慎的投资、经验丰富的开发商、成功的业绩记录、收益和资本增值可能性,以及合理的退出机制。”

目前世界上有十个国家提供投资入籍计划,包括五个加勒比岛国,瓦努阿图、黑山、土耳其、马耳他和塞浦路斯。加勒比投资入籍项目投资价格低,办理速度快、税务筹划和子女教育便利,是快速入籍申请人的首选项目之一。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