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移民:新冠疫情对投资入籍领域影响几何?

从事投资入籍相关行业近十年,我一直致力于帮助人们找到一种理想投资方式,它既能提供旅行的自由,又能赋予人们移居更好国度的机会,2020年是如此不同寻常的一年。对投资入籍行业而言,影响并非完全是负面的。诚然,新冠疫情切断了社会某些领域间的关联,并且由于经济能力的限制,许多此前曾考虑过投资入籍途径的人已无法负担此类产品。而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带来的压力也吸引了生活在新兴市场的超高净值人士寻求第二公民身份。对其而言,第二公民身份是一种重要的对冲工具,可以抵御新冠疫情带来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方面的挑战。

新冠疫情对投资入籍领域影响几何?

从产品角度来看,虽然第二公民身份行业在动荡中蓬勃发展,但部分国家的政策变更已实质上导致其投资主张关停。其中最明显的是美国,由于特朗普总统的言行(降低了美国的吸引力)、等候批准的申请人名单和价格上涨等因素的综合影响,EB5投资移民计划几乎名存实亡。同样受到特朗普总统打压的还有H1和L1等计划。这一切还能恢复吗?稍后将详细分析。

欧洲同样也经历着动荡。电视台报道显示塞浦路斯政商人士准备无视规则,甚至允许“被定罪的罪犯”获得该国公民身份。尽管当事人矢口否认,该国投资入籍计划还是被迫中止。

其竞争对手,同为岛国的马耳他也度过了不愉快的一年,达芙妮·卡鲁阿纳·加利齐亚(Daphne Caruana Galizia)被残忍杀害的余波尚在,约瑟夫·马斯喀特(Joseph Muscat)政府垮台,为了维持其公民身份计划,该国进行了重大政策调整。

将获得护照的投资人姓名公开,还将公布通过该计划获得马耳他公民身份并随后因违规而失去身份者的投资人姓名。

此外,欧盟委员会誓言要打击“护照换投资计划”,以期终止此类活动。欧盟司法事务专员迪迪埃·雷德斯(Didier Reynders)指出:“欧盟公民身份不得作为商品出售。这违反了欧洲的价值观和原则......这些花费了100万至200万欧元获取欧盟身份的公民与给予其公民身份的欧盟成员国之间没有真正的联系......这些投资入籍计划对其他成员国的影响是无法接受的。”

如此尖锐的反对声音使得葡萄牙和保加利亚能否兑现承诺——将其黄金签证转换成护照——成为疑问。鉴于黑山共和国有意加入欧盟,其公民身份计划也将面临类似的障碍。无独有偶,摩尔多瓦已放弃其投资入籍计划,这一举措恰好与欧盟的一笔巨额拨款同时发生。

土耳其的投资入籍计划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该计划为许多只想脱离本国困境而并不在乎全球移动性的人们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毕竟土耳其公民并无法免签进入欧洲申根区或英国。鉴于伊斯兰国家统治者的行为,以及欧盟和美国加大对土耳其制裁的力度,土耳其投资入籍计划的吸引力还是否能持续?时间会证明一切。毕竟,避免从油锅跳进火坑,将是新兴市场高净值投资者考虑投资入籍计划策略时的共同心声。

那么,公民身份申请者还有何可选?加勒比和瓦努阿图孰优孰劣?对于有认真意向的申请者而言,我们可直接忽略瓦努阿图,该国对于申请者的尽职调查形同虚设。瓦努阿图是别无选择时的选择。若有选择,则最好避免它。

加勒比的吸引力一如既往——新冠疫情让其中某些岛屿的优势更为突显,那些有机会移居到美国(通过E2签证)的岛国(格林纳达),(而不是仅仅提供第二身份),正蓬勃发展。

高净值人士想要一个安居之地,同时也寻求投资安全。他们想归属于一个不接纳不良分子的国家。在这方面,加勒比的部分国家在2020年颇受赞誉。美国驻东加勒比地区大使最近告诉记者,格林纳达利用联合区域通讯中心的尽职调查机制对其公民身份申请人进行尽职调查。“相比东加勒比海其他国家,格林纳达更充分地利用了联合区域通讯中心,表现尤为出色。”她说。

这又把我们带回美国。随着乔·拜登当选为新一届总统,美国的吸引力将会重新提升。美国的移民政策看似势必出现巨大变化,而对投资移民而言,却不尽然。我们仍在等待奥巴马总统上任最初100天内承诺的移民改革生效。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对投资移民持强硬态度。EB5被美国政客视为吸纳中国富人进入美国的计划。如果当选总统拜登放开EB5计划,他可能将因为对中国的怀柔态度而受到媒体的猛烈抨击,我估计他不会冒这个险。

新冠疫情对投资入籍领域影响几何?

还有哪些国家呢?已没有欧盟官僚存在的英国,必然会寻求吸引人才和资金。众所周知,香港人是英国的目标。据彭博社报道,英国护照办公室2020年向香港居民发放的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数量创历史新高。

在2020年前10个月里,英国大约签发了20万本护照,大约每两分钟签发一本。这将刺激英国经济,推高房地产价格——传统的英国经济驱动器。

居住在海湾地区各税收高效国家的非居民印度人正在斟酌其公民身份的选择(注意,大多数人不会寻求移民——当然,除非被迫)。在去年的财政法案中,境外的、基于公民身份的税收被巧妙地纳入了印度法律。

随着印度经济在疫情引发的损伤中艰难挣扎,众多评论者预见,这一民粹主义政府将对富裕的非居民印度人大举征税。许多非居民印度人急于在2020年4月1日前改变其国籍状态并获得第二公民身份,毕竟基于公民身份的税收制度的必然结果是退出税——当一个人退出其原国籍时,政府征收的一项重要税收。

这项税收政策诞生于美国,如被印度采纳,那些未听从税务顾问建议的印度富裕侨民,将得到一个极为昂贵且本可避免的教训。

随着第二公民身份这一行业渐成主流,请谨记,这一重要决策需要经过思考、分析和有正确的顾问。任何错误都很难被扭转,且会产生昂贵的代价。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